World-Class Russian Education!

The goal of Project 5-100 is to maximize the competitive position of a group of leading Russian universities in the global research and education market.

IN THE MEDIA


阿夫杰耶夫宇航员:我们必须绝处逢生

12 апреля 2018 года
Источник: Sputnik

俄罗斯英雄、第74名宇航员、创下太空停留时间最长(747天)原纪录的谢尔盖.阿夫杰耶夫开始从事载人航天几乎是偶然的。1979年他毕业于俄罗斯国立核能研究型大学"莫斯科工程物理学院"实验核物理专业,在校时就开始为航天项目进行研究。后来他转到实践航天学创始人谢尔盖·帕夫洛维奇·科罗廖夫的设计局工作,发现他的知识在地球轨道上也可以被用到。

对于未来宇航员的主要要求有什么?航天项目将有什么发展方向?地球是平的这些无稽之谈为什么会重新出现?谢尔盖.阿夫杰耶接受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社会导航"项目记者安娜.库尔斯卡娅采访时回答这些问题。

- 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载人航天已有50年了,对未来宇航员的要求有什么变化?

— 在我看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和以前一样,航天飞行首先要身体健康。对身高的要求现在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但仍然有一些限制。

同时,与太空游客不同,对职业宇航员的要求包括最严格的专门培训要求。

当然,和设备的工作(我们说"制造品")、和飞船或空间站的工作时,我们会参考专门文件。如果有故障,我们会参考所谓"备用工况"文件,这些文件里写着,在这种情况下该做什么。最后,我们会拿起一本包含设备原则性故障情况下所用的规程,由计算机转到计算尺。

不管怎样,我们在任何复杂的情况下必须得找到出路并活下去,哪怕着陆不那么精确。

- 那是不是宇航员只需要在任何情况下都遵循规定就可以?

— 一方面,规定的作用的确非常大。但另一方面,在我们和美国同行在国际空间站进行联合工作时,美国同仁问我们:"如果设备发生故障,所有的解决方法都不行,怎么办?",俄罗斯专家面带微笑回答:"我们把所有的文件都搁置在一旁,开始挠后脑勺,寻找出路"。

尽管载人航天已经有较长的历史,这种创造性的思考能力(我想特别强调"创造性"这一词)到现在是一个宇航员所必备的。虽然最近十年来没有发生过事故,但是职业宇航员必须清晰地思考,解决超出预料的任务。

- 今天俄罗斯最大的大学青年科学家和大学生积极进行航天领域的研发工作。"5-100"俄罗斯高等院校竞争力提高计划中的大学也积极参与其中。您认为,大学参与航天计划是否有前景?

-  早在90年代,当我从事和平空间站的航天计划时,俄罗斯最好的大学参加我们在空间站所进行的科学项目。现在,我的宇航员生涯结束之后,我继续和那些进行宇宙开发方面的研发工作的大学合作。例如,萨马拉国立大学,它也是5-100计划的参与者,正在进行微型卫星的研发工作。该学校举办专题工作会议和培训,世界很多国家的大学生、研究生和青年科学家都来合作并交换经验。

大学参与类似的项目不仅有利于航天研究,也有利于大学生,他们不仅能够通过讲座和实验课接触科学技术,也可以通过具体的活动进入科学技术。

- 目前网上有越来越多的社交公众号推广地球是平的等非科学观点。您认为,这个现象的原因何在?这是不是对无休止追逐进步所产生的疲劳的防御反应?

— 是的,这的确是一个矛盾。在复杂技术和生活电子设备越来越普及、方便、无形的背景下,我们的思考水平比中世纪更落后。当时科学家,虽然还不知道我们今天所知道的,虽然面临火刑的威胁,但是试图断言地球绕着太阳转。

也许今天的人们真的厌倦了大量的技术,他们想在一个根据中世纪想法设计的、属于自己的"可理解的"小型世界里藏起来。

我认为,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也许,这是1960年代即航天时代开始的惰性,当时许多发展方向都和新技术、新工艺、火箭、发动机以及轨道上或月球表面上的探险有关。从那时起对航天研究形成了一种到现在保留下来的态度,把航天研究看作一种比赛,谁是第一,谁是第二,谁是第三。这个比赛掩盖了所有的和人有关的问题。

但是现在,在我看来,全人类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阶段。有像国际空间站这样的大型项目,人们通过最广泛意义上的共同努力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这一目标使人们团结起来。

- 在您看来,未来的航天项目将是什么样的?

— 在我看来,这些项目并不一定是和技术相关的。也许我们必须密切关注的不是火箭类型或者发动机功率。毕竟,如果说我们宇宙或至少太阳系较为偏远的地区,载人航天的未来不是由技术,而是由我们对人类和社会的知识决定的。

今天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生物学家、医学家、研究生物体和人类的科学家。我们已经对月球上的条件有了解,在火箭到达太阳系偏远地区之前,必须考虑一个人在那些地区是否可以生存,哪些因素限制其生存条件,这个人需要哪些能力等问题。

有必要了解,生物体在什么条件下,什么时候不能以其在地球上存在的形式在太空生存。

让我们了解,一群人在封闭的空间里如何表现,有哪些感受?他们全部精神寄托在什么,他们以什么为动机,如何维持安全,追求什么?类似的人文研究正在进行中,但我认为,它们必须更加广泛、更加深入,所有航天领域的专家要密切关注这些研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地球飞到比我们现在飞到的稍微更远的地方。

Source